苍穹破碎(故事 原创 crossover项目)
rating: 0+x

那一日,警报声响彻穹顶之下,铁雨从支离破碎的天空坠落。


木卫三农业空间站,第三区,基金会观测站点CA-2216862
2316年11月26日,20:10 GMT1

CA-2216862的生活是一种千日如一日的乏味。

在179年前,木卫三空间站还未开始建造时,基金会和地-月联合国政府达成了一个秘密协议——他们向联合国提供了一份使用超世代技术获得的木星卫星矿产扫描数据,作为交换,联合国同意在由其控制的空间站中安插一定数量的基金会设施和人员。协议至今仍在运行,CA-2216862就是它的一部分。数百吨金属和混凝土被嵌入到第四区中的居民楼内,用于监测木卫三上的异常现象,也作为当地特工的安全屋。没有武装部队,没有收容区域,更没有博士大战怪物蜥蜴——有的只是一个监测站,和千篇一律的日常工作,正如基金会一贯的作风。

研究员Ecun走出观测点首层和居民楼入口别无二致的大门。抬头望向仁清街的模拟天空:傍晚的综合隧道总是人头攒动,尽管距离亿万公里之远,大多数外行星带人仍然在使用标准地球时间安排作息,Ecun则准备趁着换班去酒吧小酌一杯,顺便和他那几个沙雕朋友插科打诨——在地火关系危在旦夕,UNN与MCRN在轨道上相互锁定对方战舰的紧张时期,能在木卫三这个兵家必争之地和日复一日的单调工作中给他带来慰藉的,也只有那些沙雕同事和小林博士了。

Ecun掏出个人终端,代表未读消息的红灯在右上角闪烁。一周前,几名来自谷神星空间站的基金会特工抵达CA-2216862,他并不怎么在意那些人是来干嘛的,所有人都清楚在这种非常时期把几个4级权限的特工调到太阳系的永远不会意味着什么好事,

Ecun找了个位子坐下,全息交互界面在眼前亮起。

“一杯香草奶昔。”


木卫三农业空间站,第四区,七号穹顶农场
2316年11月26日,22:34 GMT

每个176小时,穹顶农场永远灯火通明。

七号穹顶是木卫三上十五个穹顶农场之一。由金属和玻璃构成的温室看起来就像一个巨型豆荚。高十层楼,占地面积相当于120个标准足球场,这些豆荚支撑着外行星带的生命命脉——食物。每一天,蔬菜和谷物从穹顶农场源源不断地被巨型飞船运送到太阳系各地,经过基因改良的水培作物永远处于最佳生长期,庞大的轨道反射镜阵列和人工日光系统得以确保穹顶农场在黑夜中也能享受到充足的光照,这一切使得木卫三空间站又被称为“外行星带的粮仓”。


木卫三农业空间站,第三区,“茶壶”酒吧
2317年11月26日,23:19 GMT

“茶壶”爆发出一阵惊呼。

直到紧急避难警报毫无征兆的响起,把午夜的仁清街拖回现实世界。


木卫三农业空间站,第一区,飞行管制中心
2316年11月26日,23:30 GMT

弧形地平线另一侧,UNN 列昂尼达斯号离开阴影,驶入卫星的迎光面。待编辑。在太空中,不到10千米的相对距离跟两个人互相拿枪顶在对方的脑门上没有什么区别。待编辑。

迪姆凝视着空域图,

每艘飞船由一个明亮的三角形表示,UNN战舰被标记为蓝色,MCRN战舰被标记为红色,民用舰船则是白色。在常规比例尺的图像上,飞船聚集在一起,密密麻麻,混杂成了一团光斑,呈现出惊人的细节和复杂度,

“异常运动警报。”迪姆答道,“MCRN 海拉号增加了0.06G的加速度。”

“只有海拉号吗?”

“是的,没有任何其他船只偏离轨道……等等,有什么不对。”迪姆切换光谱图像,“她的加速度并不大,但辐射特征在迅速上升,引擎和主反应堆舱都在大量放出电离辐射。”

MCRN 海拉号,这里是木卫三空间站飞行管制中心,我们检测到你正在进行加速,你的轨道可能会与其他船只相交,发生什么了?请告知。”

“他们在调整姿态。”迪姆飞快地敲击控制面板,全息投影迅速聚焦,海拉号的图像在空中展开。“虽然在加速,但他们通过压低船首来让自己暂时进入一个更低的轨道,同时还把船身旋转了半周来让腹舷朝向地面,他们现在飞的快跟反射镜差不多低了……”

热风级突击巡洋舰在背舷位有8台PDCs,但在腹舷位只有4台。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范的脑海中。

“等等,什——他们关闭了应答机!上面他妈的发生什么了?”

“发布战斗警报,全体成员就战斗岗位,准备进入CQB2!”

农场区上空,MCRN 海拉号陡然加速,四具聚变引擎迸发出天蓝色的离子尾焰,龙骨在高重力加速度下颤抖着发出哀鸣。

在下方,二氧化碳激光器开始聚焦光路,无色的红外激光划过夜空,这些被用于蒸发微陨石的设备无力拦截密度远超设计极限的碎片。人们四下奔忙,徒劳地试图阻止即将降临的灾难。全然没有意识到这一切已成定局。


木卫三农业空间站,第四区,七号穹顶农场
2316年11月27日,01:03 GMT

在她身后,一块镜面碎片击穿穹顶,摧枯拉朽地压碎十层楼高的水培系统,重重砸在地面上,摔得粉碎。营养液从断裂的管道中流出,被失压形成的气流卷出穹顶,冻结成

在气密门降下前的最后一刻,她看到泛着冰霜的叶片在狂风中飞舞,化作漫天碎片。


木卫三农业空间站,第三区,基金会观测站点CA-2216862
2317年11月27日,05:19 GMT

“这个站点在十分钟内就会进入完全锁闭状态,在72小时内都不可能被低于5级的权限终止,你知道这个的!空间站的氧循环已经开始崩溃,现在空气中的氧含量比三个小时前低了2%,接下来只会降的更快,你觉得你要是现在离开还回得来吗!”

待编辑

“……好吧听着,我不是你的上司,没有权限来命令你,我也不知道你他妈要去干什么,但如果你真的因为什么理由必须离开,带好枪,呼吸面罩,还有氧反应器,我会提供远程支援,保持联络,活着回来。”


木卫三农业空间站,第二区,临时避难所
2316年11月27日,17:21 GMT

“是,有人想杀死这个空间站。”


木卫三农业空间站,第六区,A-11泊位
2316年11月28日,09:12 GMT


木卫三农业空间站,第零区,木卫三事件纪念碑
2319年11月28日,13:42 GMT

由回收自穹顶废墟的钛合金铸成,纪念碑宁静地耸立在地表上,仿佛自从这颗星球形成以来就一直存在一般,亘古不变。一万三千七百五十二个名字被激光蚀刻在碑体那凹凸不平的表面之上。如无意外,这块纪念碑将在真空中保存超过十亿年,足以与太阳系同寿。

她伸出手,轻轻地把一支凝结着冰霜的向日葵放在纪念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