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udation King's Avatar

来自: 冯宪君,[已编辑]
致: 叶修,站点主管,Site-兴欣
主题: 关于一年一度的站点主管会议

亲爱的叶修:

基金会已经重新注册并认证了你的主管资格,既然你已经准备好了复出,且Site-兴欣当前也已经注册成为基金会的正式站点……
……………………
………………
…………
……
~ 冯宪君。

“站点主管会议?这种事情老板你去就好啦,我反正是不会去的,有这个时间的话多制定几个训练计划不好么?”看也没看的,叶修就想把那封看起来正式无比,甚至用上了火漆印来盖戳子的命令信扔到随便哪个角落去,站点新建立期间他忙得不行,不管是核准建筑经费还是申请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1,都有天杀的一大堆表格2要去弄,以至于最近他连他独立领导的机动特遣队“MTF-兴欣”3的训练计划都推进得不算顺利。

——要专业化,就得申请设备,要申请设备,就得去处理那些堆积已久的文书,其中某些甚至是叶修曾经在担任另一个站点主管4时留存下来的陈年旧物,现在报应终于来了,他可没有以前那样一整个站点的专业团队来处理那些他企图躲掉的事情……虽然他现在也不用像以前那样藏在幕后了,不再继续当那种专门负责承担收容失效责任幕后黑手5

“不行,你必须去,如果你不去的话,那边就要注销我们的站点资格,”陈果挥了挥她手里的一叠厚厚A4打印文件,想想也知道十有八九是什么《对叶修作战专用书》之类的东西,可见主站的工作人员对其的怨念之深,“至少你还不想我们站点刚建立没一年就要被撤销吧?”

“好吧,我去。”毕竟叶修也不是真的神经大条到觉得,自己之前半刻意躲着、从不露真面目的、且每年的第一个周末举办的全站点主管会议6是真的不重要。

于是叶修带上他的伞7就出发了。

当然,他的团队也会去。


舒适的…飞机经济舱,快速的…城市轨道交通,好吧,这是因为兴欣的站点资金有限;彬彬有礼的西装黑衣人…没戴墨镜的那种,面带微笑的前台小姐…忽略穿着白大褂的话。

——一切都都非常合理,合理到好像基金会已经不是什么保护并守望人类的神秘组织,去总部就和你去任何旅游天堂渡假一样方便、快捷、舒适,是不是还可以在某些测评应用上打个五星好评,就好比你的原创条目要达到+10分才能被其他人认可一样8

所以就连异界图书馆出现在这里都很合理,旧日支配者克苏鲁9或者第八使徒罗特斯10,或者还是北欧海怪克拉肯,管它呢,那巨大而亵渎的章鱼在他的御座上发出不可名状的嚎叫,涂画了拉莱耶语的书架边上就是贴着辐射警告标志的可折叠搁板,档案柜和循环推车悬浮在荧蓝色光辉杜威辐射,满场乱飞的光电鳗生怕让人看不出这是经过改良的魔法星弹。

那些穿着仿佛根本没有腰身,靠着绳子和一大块布充作装饰的人也不懂是传承苏格拉底精神的哲人们还是GBL教信徒,一手一个“章鱼”、“鱿鱼”、“乌贼娘?!”11,滴溜溜地扔过来,不一会地上就变得湿嗒嗒、黏糊糊,连着冰、冒着火,随便踏一脚出去,温和友好的触手怪就要来和你说“了解一下我们的天父、救主……章鱼哥!”12

——绝了,这帮人是真的觉得别人都看不出他们出身徽草吗?那熟悉的附魔手法,那流畅的熔岩烧瓶操作,怕是瞎子才看不到这充满了五毛特效的现场效果。

那披着星耀斗篷、骑着光轮2000限定版灭绝星尘的魔道学者就在他们的前方,诵读着“Cthulhu Fhatgn”,冰冷而刺骨的酸涩雨水13从空中落下,考虑到他们正在一条飞翔的鲸鱼14身上,高空温度骤降会导致冰结冰甚至冰雹也是正常现象……

正常个鬼啊!在踏进主站之前他们明明只是从伪装成“消费者至上生产公司”的基金会前台组织的接待大厅走向设施深处的站点通路而已,天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一行人走进了这曾经是个图书馆15的地方。


好吧,不管怎么说,现在的真空传输胶囊技术好用极了,什么?你说这个还只是个科技创意?现实里根本还没有这个东西?就算有,也还在建造中?

嘿,基金会可是个掌握着世界前沿科技的黑幕组织,不拿任意门出来随便旅游一下,已经是因为我们和全球超自然轰炸联盟19签订了不滥用SCP科技优先的协议条款了。

等等,?去你的

出到城市外之后,出于节约资金成本的考虑,一部分通道是露天建造的。

对,露天的,反正管道本身是透明的,而区区几个在地上高速移动的人根本不起眼,基金会早就使用了一些奥林匹亚计划的副产物来部署掩盖措施,就算有人近距离看到、摸到、感知到,也只会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罢了。

但这不是看到一个法师塔矗立在晴空下,请求了某种可以说是“门”20的法术之后还能淡定面对的事,这是众人今天的第二次意志检定,只因为众人先是看了克苏鲁,接着来的就是犹格·索托斯

那奇异的色彩在天空中绽放,宛如美丽而绚烂的万华镜,如果不是看一眼就能让人发疯的话,大量不断变化、集聚和破碎的虹色球体从虚空的某一点冒出,蓝雨站点的剑与诅咒就站在那高塔塔台之上,仿佛一场缤纷而迷离的梦境,他们身后的斗篷被沙漠上肆意的风吹起,最开始时,只是原本用于构筑六杖光牢特殊收容技术的能量节点均匀地分布在正等边三角形的三个顶点和三边中轴上,等到兴欣一行人从真空传输胶囊脱出时已经快速地变成了等边四边形,再拖下去就是彻底变成倒等边三角形的节奏21

蓝雨的其他人理所当然也没闲着,起码制造这万里无云的效果,某把名叫“冰雨”的光剑绝对有不少出力,作为属性上有“水”特性的武器,可以吸引水汽的同时,自然也能驱散水汽;再说了,这种荒郊野岭哪来的法师塔,要说前蛇之手成员李远、徐景熙等人没有参与法师塔的传送,真的是鬼才会信。


真是多灾多难的一日。

这完全打破了陈果进行和谐又美好的主站观光一日游计划,亏她在出门前特意给单反手机都充满了电,虽然不能发到公开网络上炫耀,但至少回到兴欣之后会成为很有用的科研资料。

遇到韩文清应该是接下来叶修遇到最开心的事情没有之一了,而且他们相遇的地方也很浪漫。

谁也没留心到传输通道随着地势变化,水平位置在缓慢地攀升,最后他们也没有停下,而是拜那些让他们一直以来得以高速前进的压缩气体所致,直接从管道里喷射了出来,胶囊本身也直接解体。

这残垣断壁回绕之地的中间却是富丽堂皇的舞台,幅宽巨大的猩红幕布被明亮的舞台灯自下而上地打光,用清漆和蜜蜡精心修缮过的实木地板上堆满玫瑰花瓣。半边天幕还是烧灼的黄昏,双子的太阳落入湖畔,浩荡的云烟和水汽在来者身边徘徊;另一边半边的天幕已是衰朽的夜,黑星与妙月升起运行,Site-轮回的众人正在表演……表演的究竟是《黄衣之王25

我想这已经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去分辨了,因为眨眼之后袭来的便是完全可以称之为枪林弹雨的场面,密集的弹幕在这天穹之下挥洒,戴着面具的神枪手风衣显得陈旧、褴褛26,可他持枪的手却稳得不能再稳,一发发子弹就隐藏在其他攻击背后,下一瞬便袭至眼前。

他不是孤身作战,至少场内弹药类装备在没有弹药专家提供附魔的情况下,一半以上的附带属性都是江波涛作为收容专家27研究出的波动阵和已经在MTF-Tau-528经过足够训练的孙翔特工来提供加成的。


有的人平时看起来可能很光鲜亮丽,而紧要关头他们总是灰头土脸的。

陆续进场的众人身上就没几个好的,拿剑当拐棍,用SCP项目假装衣服完好,个别站点进场时都不忘用各自所在地本地方言互损对方,窗明几净的会议室几乎让人觉得恍如隔世,而这明明才是真实基金会的日常,那些虚构的、活在一时妄想里的基金会中,研究员和特工日夜不停地解析日常,真正的基金会却总是这样,高速,有效,所有的决议都在集群智慧的合作下商讨和执行。

这短暂的一天只是一个异常,很快就会消逝在永恒的时光之中。

——但或许,我们还来得及在结束之前做点什么。

无限供应的披萨,可以随便抱起来摸的半猫,会动的照片里不是章鱼33,是曾经大家一起拍的合照,有的是在野餐,也有的是在聚会。

当然那些离去的人也在。

“我么?我现在MTF-Omega-034工作,那可是真正的天堂。”苏沐秋就坐在吧台边,正喝着汽水饮料,就好像他们多年前在某个网吧相遇时的夏天。

“……这可是保密条款,我现在主站这边的某个研究翼工作。”吴雪峰是吧台里的调酒师。

“我之前可是退休了,站点主管退休可没有O5议会那么麻烦,只要你能培养好下一任主管就行,”魏琛看了看带着蓝雨一行人坐在桌游台那边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可我又回来了。”

方世镜忙着烤肉,毕竟他也早就不当站点主管了,也不是现阶段的团队成员,自然来得比谁都早,“那还不是多亏你有眼光,当年一些站点现在都已经不复存在了。我现在当流动心理医生,还加入了培训和发展部门35,说不定哪天就会被指派到你们站点。”

张简就没那么客气,还没等装盘就随手拎了一串烤好的牛肉开吃:“BBQ才是人生,魏琛你好歹能去叶神手下工作,我现在在前台部门当对外外勤专员,你知道帮那些出外勤时作天作地的家伙收尾有多麻烦吗。”

“你说的是我吗?我现在在MTF-Psi-736工作。”郭明宇把之前烤好的烧烤装了盘,正准备拿去Site-皇风那桌。

“你可住嘴吧,别说是张简,我都想抽你了,”方士谦理所当然坐在徽草那桌,“我在生物科技研究和发展部37工作时都能听到你的好名声。”

当然,还有很多人,很多很多人。

来开主管会议的除了正式站点和主管团队,还有那些为了申请站点而在努力的人们,比如说新嘉世团队的邱非和闻理,他们现在正打算去兴欣站点在的那桌见一下他们的叶秋——现在是叶修了——前辈。

但看来一时半会大概是不行的。

“你们找老叶?现在不行吧,他好像是去见家长了。”方锐刚和林敬言聊天回来,“喏,就在霸图那边。”

“老大不是去拉投资的吗?”包荣兴正吃着由无线披萨盒提供的披萨。

“他就是开个玩笑,包子你别信。”乔一帆之前也去了徽草见高英杰,顺带摸了一把半猫。

抬眼望去,叶修果然就和韩文清一起站着,在那桌的大多是Site-霸图的熟人,但也有一个大家都不太熟悉,认不出来的,最后还是靠唐柔来揭的秘:“霸图他们分区那边的基金会前台部门高层吧,一般叫他霸图老板,给霸图他们特批的资金支持特别多,从主管工资到站点设施都是。”

叶修看到他的团队成员和他曾经一手培养的前团队未来接班人望过来,也笑着挥了挥手致意,韩文清没太大的表示,但表情也柔和了很多,点了点头。

草坪上刘小别和卢瀚文追逐打闹个不停,张佳乐和现在在MTF-Mu-338工作的孙哲平在花园小径里散步,张波涛不时去自助区帮团队成员拿点吃的回去,苏沐橙和楚云秀拍起了大头贴,肖时钦这个时候也还记得拷贝破碎之神教会的资料,毕竟没有什么地方比主站这边的资料更新更全面了。

——眼下阳光正好,就如那由透明洁净的风带来的一样,更美好的世界就在前方。